新闻中心
  • 地 址: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秣陵街道江云路7号
  • 办 公 室:025-85411619
  • 科 研 处:025-85281405
  • 传 真:025-85411619

新闻资讯

首页新闻中心新闻资讯
张卫明院长接受中华合作时报专访---科技成果转化进入自主转化时代
日期:2015-7-9 11:55:19

科技成果转化中与企业对接会存在各种问题,南京野生植物综合利用研究院院长张卫明表示将着力打造自主转化平台

张卫明,现任南京野生植物综合利用研究院院长。主要从事植物资源、农林特产资源等领域的研究和产业化工作。从“十一五”到“十二五”他带领的团队一直都是国家农林特产项目牵头单位,与国内200个农业产业化基地有着技术合作关系。技术成果应用于全国100多家中型企业或上市公司,取得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2010年被科技部、中宣部和中国科协联合表彰为“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2014年被九三学社中央表彰为“全国十大九三楷模”。

关于与企业对接

转变思路实现以优创优

Q:新技术成果的推广方式主要有哪些?

张:研究院的成果必须面对市场才能实现自身的价值。有了好的科技成果,我们会主动上门寻找机会,也会通过中介机构实现联合。当然,我们多数会通过会议、展会、论坛来推销自己的产品。比如,近日我们参加了“20届中国美容博览会”并举办了科技论坛,吸引了众多的潜在客户来关注研究院。此外,我们还会通过开办讲座来寻找潜在客户。

Q:如何实现优势产业与企业的无缝对接?

张:我们在芳香植物研究方面优势比较明显,尤其是香辛料方面在国内占据了很大优势。研究院是国家香辛料标准化委员会主任单位,香辛料的国家标准也是由研究院来牵头制定。此外,研究院在香辛料国际标准化组织中代表中国行使表决权。因此,在香辛料行业我们有一定的知名度。国家的“十一五”“十二五”中很多关于香辛料精深加工、生态高值化利用等课题,都由研究院来牵头,形成了一批先进的科技成果。研究院还建有香辛料检测中心,江苏省天然香料功能机制中心也设立在研究院。所以,在香辛料方面,形成了很多论文和专利成果。2015年1月,“辣椒天然产物高值化提取分离关键技术与产业化”项目还获得了201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在与企业的合作上,以前我们都是与农民专业合作社合作的比较多。我们与河北涉县供销合作社建立了花椒基地,在陕西韩城、云南、重庆等地都有生产基地。但是,鉴于农民合作社社会影响力不够,我们很多合作成果还没有达到国家级层面。我们意识到,要想在行业内有话语权,就必须寻找有话语权的龙头企业进行合作。我们在香辛料领域的优势,吸引来了很多大企业寻求合作。比如,王守義十三香、新疆红帆集团等。他们在行业内都是龙头,我们与这些企业都有合作关系以及一些技术交流等。

关于成果转化

延长服务链增强转化效果

Q:实验室成果转化率如何?转化成果是否都能达到预期?

张:科研院所的成果转化率可以达到95%,并且转化的时间都有所提前。以前都是成果出来才进行转化,现在从成果设想之初—立项—小试—中试,每一个阶段都可以进行转化。但是,现在成果转化水平却参差不齐。科技成果出来后,很多科研所为了尽快转化会“饥不择食”,不管企业情况如何就进行成果转化,这样往往会以双方合作崩盘收场。所以,对于好的东西,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合适的买家。

我们与山东九鑫集团的合作就是如此。我们在植物中发现了一个去螨虫比较有效的东西,但是很多化妆品企业对去螨已经不感兴趣。因为在20年前,去螨的概念已经被炒作过,企业对于已经炒作过的东西不感兴趣。所以,当时我们的研究成果并不好转化。虽然期间也有厂家来接洽,但是都不是很合适。直到2013年,山东九鑫集团上门来。九鑫集团有一个产品品牌叫“满婷”,就是一款去螨产品。2004年之前这款产品在市场上销路很好,那年为了上市,他们让分销商大批量此产品购买投放市场,以此来拉升销售额。在2005年,由于投入市场产品过多,大家争相抛售,有的甚至突破底价。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产品没有卖掉,市场崩盘,回款困难。从此后,企业一蹶不振,“满婷”年销售额仅仅在千万元左右。我们的手工抑螨皂正好是他们所需,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这款抑螨皂被企业命名为“满婷中华神皂”投放市场,当年的销售产值就过亿元。

Q:转化成果没有达到预期的占比,怎样改善这种情况?

张:以前研究院重点对植物的活性成分进行研究,医药原料、美容品、化妆品等都是我们服务的领域,但是以前转化效果并不好。所以,我们改变了服务模式。

第一种模式创新:“技术+生产”,完成生产的中间环节。化妆品和高档护肤品都需要有生产资质,但是真正想在科技上投入的企业并不多,说服他们比较困难。同时,我们发现有一批人没有生产资质和设备,但是对化妆品等的销售比较感兴趣。我们意识到,单纯地提供技术还不够,还缺一个生产。在2012年,我们在上海成立了“上海瑞盈化妆品有限公司”,2013年投入生产,“满婷中华神皂”就是瑞盈生产的。有了瑞盈,化妆品和护肤品的成果我们就可以很快进行转化。“技术+生产”优势互补,大大提高了转化效果。

第二种模式创新:“技术+品牌”,借助渠道扩大影响力。研究院有技术,但是缺少品牌和渠道。针对此,我们选择了和石家庄制药集团、葵花药业集团进行合作。像葵花药业,他们只有生产药品的资质,而介于药品和其他产品之间的健康类产品:植物牙膏、消毒液、花露水、护肤品等他们就没有生产资质了。我们就选择生产这些健康类产品与葵花药业合作,利用他们在全国26个大区的销售网,把自己的产品迅速在市场上铺开,从而扩大在行业内的知名度,引来更多的合作者。像葵花药业集团这样的企业他们的品牌是长时间形成的,在全国也有为数不少的销售网络,我们就缺少这样的资源,所以“技术+品牌”实现的是双赢。

第三种模式创新:与企业合力进行成果创新。在成果研发之初,就让企业介入。这样不仅可以实现阶段性成果的及时转化,也不用担心成果转化效果。

关于未来

多途径合作强实力

Q:现在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张:作为供销合作社系统内的研究院,我们始终把为农服务放在第一位。今年,我们同台湾以及山东的相关企业合作重点打造一套完整的庄稼医院服务体系。从测土配方开始,然后根据作物种类进行诊断,并开处方。根据处方会涉及到生物肥、有机肥等,但是目前肥料的生产我们供销合作社鲜有涉及。所以,今年我们引进了土壤、微生物方面的人才,把生物肥和有机肥的研究生产作为我们的主要工作。把我们的研究成果在为农服务中得到转化,也是在综合改革中,我们研究院为“三农”服务的新抓手。

Q:未来研究院的努力方向?

张:像“满婷神皂”这种投入生产后取得了不俗成绩的科技成果还有很多。这些产品都是我们自己研发、自己生产,只是缺少了销售环节,利润就大大减少了。可以说,我们一直在为别人做嫁衣,一直停留在初级阶段。一个成果卖出去,然后又投入另一个成果的研究中。我们也想形成自己的品牌,有自己的产品。今年,研究院牵头成立了中国民族化妆品研发制造创新促进会。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形成自己的技术品牌。此外,功能性原料将是我们重点研发的产品。很多商家买技术成果,多半都是冲着原料来的。这一块如果发展起来,我们的利润点就由“技术+生产”变成了“技术+生产+原料”。

鉴于现在互联网的发展,我们会根据市场需求生产出适合微商、电商、美容院线等的产品。需求多样,产品的转化方式也要多样化。